东风论坛

哈尔滨:政企勾结租地卖土 农民千亩良田确权难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哈尔滨:政企勾结租地卖土 农民千亩良田确权难

帖子 由 kankannia 于 周二 八月 30, 2016 7:41 am

  导读:李克强总理多次强调,抓紧土地经营权使用权确认登记。呼兰区政府为何违背中央文件精神,敢于“顶风作案”?知情人透露,是利益驱使,卖土几千万元的蛋糕被政府和企业瓜分了,受伤的吃亏的永远是社会底层的农民。综合媒体多篇报道和多方调查不难发现,政企勾结痕迹明显,以承包的名义霸占老百姓的土地,最后还不给确权,这是明显的吃了肉不吐骨头的虎狼行为。
  
  (本报记者魏则东哈尔滨报道)哈尔滨呼兰区大罗村千亩良田政府不给确权,村民上访到镇政府。一年来,镇政府至今没有说法。
  
  事实经过
  
  2012年,大罗村将千亩土地承包给哈尔滨市水利投资集团(以下简称水投集团),水投集团称用作建设高标准基本农田。村书记王广良充当了水投集团的马头卒,出面帮水投集团挖地取土,卖到正在施工的松花江岸上。在多家媒体的关注和村民们的上访下,卖土行为被迫终止,但是仍有三百多亩土地被毁。被挖土地平均深约五米左右,最深处达近十米,非法获利几千万元。为掩盖罪行,水投集团命令王广良将其他几百亩土地的表层挖去近两米回填到三百亩的巨坑里面,表层黑土剥离后,只剩黄土层庄稼难以生长,至此,近千亩良田俱毁。被挖的三百亩土地回填后,水投公司在其上面建起了一个个蔬菜大棚,还硬化了路面,即便合同到期,惨杂着水泥沙子的土地还能复耕吗?水投公司建设蔬菜大棚,不但掩盖了罪行,还套取国家补贴,一举两得!
  
  根据国发〔2014〕25号文件精神、《农村土地承包法》和《土地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村民土地承包出去以后,不影响土地确权,可以领到土地确权证书的。
  
  依照我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的规定,确权的权利主体为乡级或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也就是说只有乡级或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才具有确认所有权和使用权的权力。
  
  但是,呼兰区政府和沈家镇政府却不给大罗村村民就承包出去的千亩良田确权。去年十月份,村民去沈家镇政府讨要说法,镇领导说让回去等通知,至今也没有接到任何回复!
  
  李克强总理多次强调,抓紧土地经营权使用权确认登记。呼兰区政府为何违背中央文件精神,敢于“顶风作案”?知情人透露,是利益驱使,卖土几千万元的蛋糕被政府和企业瓜分了,受伤的吃亏的永远是社会底层的农民。
  
  综合媒体多篇报道和多方调查不难发现,政企勾结痕迹明显,以承包的名义霸占老百姓的土地,最后还不给确权,这是明显的吃了肉不吐骨头的虎狼行为。
  
  市长站台助违法行为猖狂千亩土地被毁
  
  2012年6月,村书记王广良、村长高翔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动用大型铲车不分昼夜毁地取土卖钱,形成巨坑,对农民土地造成永久性损害。就在村民上访、媒体关注之时,曾经的呼兰区委书记现在的哈尔滨市市长张万平在2012年8月23号到了毁地现场看了看,又无声的走了,毁地更加疯狂,留给村民一片迷茫。书记王广良当时就气焰嚣张的告诉村民:“不合法没手续,张市长能来吗?”可在2012年8月20日,国土资源部和省国土资源厅12336给的答复是:此工程确系违法,责令在8月22日前停止破坏,恢复耕种。几天后,村民再次咨询时,12336竟告诉村民“已经有了手续”。
  
  村民们疑惑,市长出来一站台,就合法了?村民们要求拿出相关批文和手续看看,政府相关人员以领导不在家为由拒绝出示!
  
  据了解,早在2011年之前,经人介绍,在北京做物流生意的王广良曾在北京接待过张万平。通过这个关系,王回村当上了村书记。
  
  
  
  大罗村被毁耕地300亩,卖土方近700万立方,非法获利近三千多万元;剩余900亩耕地撂荒2年损失近300万斤玉米。如果村民不制止,一千亩土地卖土可获利一亿多元。没有黑土层的土地是很难生长庄稼的,如今,被剥离黑土层的几百亩土地损失才是最大的!农民永久失去了赖以生存的黑土地!
  
  违法征地相关人员只受到党纪警告处分
  
  在村民声讨下,呼兰区纪委对涉案的50多名参与违法征地的官员分别给予党内警告、严重警告等处理;大罗村村书记王广良辞职。
  
  但是,村民们认为,对于违法征地的干部仅仅给予这样的处分实在是太轻了,甚至有点“保护起来”的意思。他们还说,1200多亩优良耕地遭到如此大规模的破坏,其中有300多亩已经无法恢复耕种,土地撂荒至今已经两年多了,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应当有人承担刑事责任!
  
  村民们要求查看被处理官员名单,呼兰区纪委称这是党内处分,不便于公开。
  
  最为滑稽的是,王广良被开除后,2015年竟当上了村长。现在,王在村内宣称,下一届还要干书记,上面领导已经答应了!王的自吹不是空穴来风,从其后台来看,再当一个区区村支书应是轻而易举之事!况且,通过此次事件,王广良这个村官已经和镇、呼兰区、市长等领导同属一条船上的人了。
  
  经调查,呼兰区区长朱辉是落马高官李春城的小舅子。李春城就是从哈尔滨起家的,李春城自1998年担任成都市副市长,2011年又调任四川省委副书记。期间,他带着哈尔滨帮大肆征地、大搞城市建设,终于翻船。而呼兰区的这次征地,居然与李春城的征地手法如出一辙,惊人的相似!我们因此怀疑,呼兰区的主要领导在此次征地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此次征地背后必然存在着巨大的黑幕!
  
  大罗村村民上访告状为何难有结果?从涉及到的官员再到他们的背景而言,动摇他们比登天还难?
  
  2015年10月21日,焦点访谈《为填“小坑”又挖“大坑”》报道了大罗村千亩良田遭遇卖土事实。哈尔滨市政府并没有对报道事实给予任何说法,选择了沉默也许是最好的答复。“权大于法”得到了最好的验证。
  
  结束语
  
  大罗村千亩良田卖土事件已经过去四个年头了,留给大罗村村民的是永久的伤害!如今,连土地确权也不给办理,政府的虎狼行为在人民面前失去的是最起码的诚信。为了个别人的利益,而树人民为敌,这是以习总书记为中央领导集体所倡导的“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精神相违背的,撬取人民的利益最终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kankannia

帖子数 : 1210
注册日期 : 13-08-1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